陸金所的轉讓風波與韓正的“隔空點名”

陸金所6月新手注冊可獲3688新手獎勵和0.6%團購獎勵詳見<點擊這裏查看紅包攻略>
陸金所的轉讓風波與韓正的“隔空點名”

陸金所的轉讓風波與韓正的“隔空點名”

7月20號過去好幾天了,然而就像地震余波一樣,e享還時不時堵車,轉讓區安e+的交易量也明顯增加了很多倍,與之前一標難求的情況已大爲不同。有些小夥伴可能還不知道所長家發生了什麽事,請看新浪的這篇新聞《又傳負面新聞,陸金所怎麽了?》

用一句話總結這次轉讓風波的原因:在投資者受廣東網貸新政的影響而內心動搖的情況下,有一些小夥伴故意散布了有導向性的圖片和謠言,制造了嚴重的恐慌。

當天中午開始,首先是安e轉讓區標的數量開始急劇上升,繼而很迅速地推高了e享的交易利率使其封死在5.5%,導致當天安e杠杆無法正常運行,從而使數量龐大的杠杆安e也加入了轉讓行列進一步增加擁堵,再接著恐慌彌漫到了定期項目的轉讓區,甚至一度産生了年化15%以上的轉讓標。

當然,在某機構(猜測)大規模的收購的情況下,這種擁堵並沒有持續很久,僅僅過了24小時便煙消雲散,好像什麽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然而這次的事件有他的特殊性,與所長以往遇到的任何一次事件都不一樣,甚至有很多耐人尋味的內容,讓人難以看透。

其實任何事情的發生都離不開大環境,這次也不例外,正是由于大環境已經發生了改變,上面所說的兩個原因才得以奏效,讓事件很湊巧地發生了,又適時地平息了。

所謂的大環境主要指的是政策面的影響,前有16年8月17部委共同出台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所規定的13項紅線、兩項合規以及最終的整改死期(後延期一年),後有17年6月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緊急發布的《關于對互聯網平台與各類交易場所合作從事違法違規業務開展清理整頓的通知》(64號文)。

除了兩個重量級的法規文件,這中間還穿插了若幹各層級的金融會議的召開、地方整改法規的發布、管理部門對平台的督促催查等等。這一年平台們就沒想著掙錢,盡跟政策較勁了,政策裏所規定的哪一條想要符合條件都難于上青天,這一行已經不風口,是特娘的刀口了。(當然,所有的政策法規其出發點都是爲了行業能夠健康地發展,嚴格執行于國家于百姓于平台都是好事,這點毋庸置疑。)

其中,廣東省監管部門在7月中旬發出的通知,給整個行業造成了巨大的震動,通知明文規定省內所有的平台取消個人債權轉讓功能,立即執行,無緩沖期。

廣東金融辦對于國家監管政策是否解讀過于嚴格,《暫行辦法》裏所說的禁止轉讓有幾層意思,這裏暫且都不談,只說連帶效應。要知道幾乎所有的平台都有債權轉讓功能,這已經成爲了行業標配之一,無論對于平台還是投資者都是不可或缺的,有很強的實用性並能給平台帶來經濟效益,一旦這條禁制令被推廣至全國,那會導致所有平台的流動性降低到冰點,帶來的影響可想而知。

聚焦到所長這邊,顯然也受到了影響,雖然預期相對樂觀,但是由于上海的本地監管政策遲遲未公布,投資人的內心已經産生了波瀾,害怕會像廣東那樣直接被一刀切了。

以上就是大環境的變化,下面來講講所長本身。

其實從17年春節之後,所長就沒消停過,先後三次信息服務費漲價、變現和e享的兩次限額、四月以來資金的持續外流、預定的上市日期不斷推遲等等,這些都一次又一次地刺激著小夥伴們的神經,帶來無限遐想。

另外,作爲行業的領頭羊,自帶熱點光環,從出生那天起就是各種蹭熱度、找話題、擡身價、帶節奏的首選對象。對本次事件有直接影響的就是這樣一篇新聞報導《陸金所金交所産品已下架,通道模式風險暴露!》。

這是在64號文件發布後出現的,實際上通道模式被叫停後,受到影響的一線平台有十幾家之多,因爲有資源的平台要麽已經對接了交易所通道,要麽正在對接的路上,如果不是監管叫停,這有可能會成爲以後的主流模式之一。盡管64號文的針對對象是整個互金行業,是全國性的,然而受到輿論影響最大的無疑還是陸金所。

在上述因素的共同作用下,7月中旬的陸金所已經處于四年以來最不穩定的狀態,離事件的發生就只差一小步而已了。這個時候,導火索出現了......

這張微信截圖是20號早上出現的,其實從措辭語氣上來看,幾乎可以肯定是人爲刻意制造的的,且短短四句話包含了好幾處邏輯錯誤。

然而,在那種緊張的氛圍下,這類煽動性的內容是極具傳播力和生命力的,幾個小時之後的中午,這張圖片已經傳遍了所有的網貸社群,于是,恐慌發生了......

 


 

事件的前因後果講完了,下面說一點有意思的東西。

首先,就是《陸金所金交所産品已下架,通道模式風險暴露!》這篇文章,最早是7月16號左右出現的,實際上在圖片出現之前這篇文章已經引起了不小的騷動。然而詭異的是,找遍整個互聯網,你會發現這樣一篇重量級的報導,其發布者竟然沒有一個是主流媒體的官方,幾乎所有的發布者都是各種公衆號、自媒體大號等等,這就讓人很費解了,緣何主流媒體紛紛視而不見,而各種大V在帶節奏跳的歡?

其次,上文那張導火索圖片,一共包含4句話:

第一句話,“我在總部開年中會”,交代了前提條件和身份;

第二句話,“陸金所所有的理財盡快退出來”,給出了指令;

第三句話,“韓正已點名,馬上開整”,說明了原因和事態的嚴重性;

第四句話,“親友在的也趕緊弄出來”,進一步加強語氣。

這整個就是一部微型小說啊,內容前後接應語氣步步遞增,實在是好文筆!但最大的問題是,會有人在聊天工具裏這樣說話嗎?另外,其實同時在傳播的圖片不光這一張,還有針對其他平台的,比如這樣的:

第三,“韓正點名,馬上開整”四個字極具殺傷力,但通過所有的途徑去了解所得到的反饋是,韓書記最近一次出席與金融相關的會議,是6月20日的陸家嘴金融論壇,韓書記出席論壇並做了發言,但發言內容中半個字也沒提到陸金所。更何況從6月20日到7月20日,時隔了整整一個月,莫非溫文爾雅風度翩翩的韓正書記也練成了傳說中的葵花點穴手,才使得這一點能夠穿越時空,六月發功七月才見效?

第四,20號晚上的時候,安e+轉讓標已經達到驚人的一萬多個,定期項目的轉讓也飙升,然而僅僅24個小時以後,轉讓市場已經消化殆盡,又回到了搶標的時代,消化速度之快,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甚至比前一天恐慌時抛售時的速度還快!

上述四點如果單獨來看,似乎每一條都能說的過去,但是放在一起來看好像又不是那麽回事。所有時間上的配合、時機的把握、內容的煽動性等等,讓人不得不産生疑問:這次事件究竟是自然發生的,或者是有人故意操縱的呢?

 


 

後記:說完了陰謀論,再說一點有用的。

由于目前上海的金融監管政策還沒出台,以後會不會禁止個人債權轉讓還是未知,雖然個人覺得大概率不會禁止,但是提前做好准備也是有必要的。

如果您的資金長期用不到,對流動性也沒有要求,那之前如何投資現在還怎麽做,未來的政策影響不大。但如果您對流動性有要求,確實可以考慮轉讓一部分穩盈安e+或者定期項目。另外未來新的政策可能會推高穩盈e享的利率,建議做杠杆的小夥伴暫時不要增加杠杆率,先維持現狀。